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散文随笔>>正文内容

双溪水畔谱新曲


作者:谢美永 来源:南安作家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9日
 

双溪水畔谱新曲

谢美永

汽车在闽南暖暖的冬阳里行驶,长时间坐车,难免有些倦意,正待我要入眠,窗外一块石碑在眼前闪过,依稀可见碑上刻有“柏斯大桥”四个大字,还隐约看到有满文或是维文,心里陡生好奇,这桥也许有故事。闯入眼帘的桥碑赶跑了睡意,车窗外,灿烂的阳光照在桥下清澈的水面上,粼粼的金光,发出耀眼的光芒。同行的文友说,到诗南村了。

诗南,好一个富有文艺范的村名,一下子,我被诗南的大桥和村名吸引住了。

下车伊始,清新的空气夹着冬天的凉爽,轻轻吹拂过来,抚摸我的脸颊,带走身上的慵懒,使我的精神振奋起来;远处的山,并未因冬天的到来而褪色,依旧绿意盎然,偶尔几株红叶子树,点缀其中,大山更显宽厚的气势;村中的小河,一条叫诗溪,从诗山流下来,一条叫东溪,经过泉州人的大水缸——山美水库的积淀,清新又纯净,两河相交处的三角地带,便是诗南。

对我而言,诗南是陌生的村庄,生长在农村的我,期待着诗南的美,诗南的人,诗南的故事,打动我的心。

 

热情的主人,脸上呈现着阳光一样的笑容,把诗南的故事一件件晒出来,让我这个来自异乡的求知者慢慢享用。

在吴氏宗祠(景善宫),村人打开朱红色的厚实的大门,门枢发出沉重的声响,像是一首歌的过门,把我引入一阙历史的歌谣。祠堂是中国人的族氏博物馆,陈列着祖先的丰功伟绩,面对吴氏先祖,我深深的景仰,并特别记下了那幅楹联,“八闽孝子裔,三让帝王家”,望文生义,可知吴族先人乃孝悌之家,只是行程匆忙,未能深究另一联内涵,不免有些遗憾!

阳光从天井斜射下来,照在柱子上挂着的画上,画幅显得特别耀眼,近前细看,原来这里正举办诗南音乐水乡艺术画展,这些都是诗南村村民的作品。那一幅幅精美的水彩画,展现了诗南村的山水人文,或拙朴,或秀美,色彩斑澜,内容丰富,留住人们的脚步。我感慨,诗南的山山水水,在诗南人的眼里果真诗意绵绵;诗南有如此多的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令人赞叹不已!

宗祠旁边,一座不大的民俗展馆里,历史的长河在这里流淌。那些竹编的、木削的、铁打的、陶制的农业生产、日常生活用具,古董般或站,或卧,布满展馆,这些物件原本的功能皆失,现在明星一样接受人们目光的抚摸。每一件展品,其实都有故事,岁月流逝,无论是辛酸还是甜蜜的事,都已被尘封,它们沉默着,也许正以沉默来表达它们的意愿。我久久伫立着,也以沉默和它们对视,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水车车水的哗哗声,铧犁插入土地的滋滋声,风车车谷的咕呱声,稻谷分蘗的拨节声;我听见抬轿子的号子声和新娘的抽泣,听到邻家阿嬷的唤儿声,听见古榕树下阿公讲的故事,听见戏台上悠扬哀婉的南音。一曲曲农耕时代的交响乐,回荡在展馆里。

 

从展馆出来,跨过宽阔的港龙大桥,桥头的老榕树在迎迓我。榕树有多老,我不知道,粗大的树干,颇显老态,但繁茂的枝叶,分明透着青春的活力,尽管季节已入年末,那翠绿的叶子,在风的推动下禁不住律动起来,轻轻抚摸着阳光,从树叶缝中射下的光线,便有一股树叶微甜的味道。

榕树下的石埕,便是闻名遐迩的诗南乡村音乐广场了。广场位于诗溪与东溪的交汇处,“诗南音乐水乡”六个大字,披着金装,依水而立,背景是一泓东去的碧水,字体就特别的光彩夺目。常听说美国有乡村音乐,风靡世界,诗南的乡村音乐可能比不上美国乡音乐,但小小乡村里,有那么一座精致的广场坦露在古老的榕树下,给音乐一片天地,让音乐随溪水远行,确实难得。

在村委会,我又一次看到柏斯二字,柏斯的点点滴滴便渐渐清晰起来,村委会提供的资料,让我明白原来柏斯是一家音乐集团的名字。柏斯集团由诗南旅港乡贤吴氏家族创建于1986年,1995年该集团拆巨资捐建了诗南村首座横跨东溪的大桥,改变了诗南村千年摆渡过河的历史;据说,那时柏斯集团尚属初创阶段,自身发展亦需要大量资金,柏斯捐建大桥时资金紧张,集团排除困难,从银行贷款把桥修建起来的,大桥建成后,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司马义·艾买提欣然提笔用维汉两文题写“柏斯大桥”。柏斯集团的义举令人敬佩,我觉得有必要好好仰视那座长150米,宽10米的由钢筋水泥构建的长虹。

我再次来到诗南水乡音乐广场,站在广场的围栏旁,我把目光投向正前方,柏斯大桥如钢铁巨人,横卧东溪之上,桥面车水马龙,桥下碧波荡漾。东溪绿水,载着金色的阳光,奔向泉州湾,奔向无垠的海洋。

 

传说,诗南村之名,源于古时候,因该村位于诗溪之南,又常有文人骚客在溪畔吟诗,故得名诗南。座落在诗溪和东溪之畔的诗南,水运发达,自古就是海上丝绸之路内陆水运的重要渡口,小小的诗南村,早年便有上码头和下码头两处码头,安永德山区所产的茶叶、香、丝绸、瓷器、木材等当地土特产品,源源不断地从诗溪和东溪运到这里的两个码头,再从诗南发出,乘着东溪水,运到泉州,运到东南亚,有的甚至远渡重洋,运到遥远的非洲海岸。可以想象,那时的诗南得益于溪流之便,经济定是相当发达,东溪诗溪,桨声欸乃,帆影点点,号声冲天。

把思绪从久远的历史收回,眼前成排的凤凰树,枝繁叶茂,那羽状的树叶,像舒展的翅膀,正待起飞。偌大的音乐广场,显得空荡。据村委会人员介绍,今年8月12日,这里举办了首界“诗南水乡音乐节”,吸引了来自各地的音乐人,其中不泛来自异域的音乐家,他们献上二十多个丰富多彩的音乐节目,为诗南奉上一场精彩的音乐盛宴。听着听着,我禁不住闭上眼睛,用心去追随钢琴、吉它、贝斯、以及充满中国风的古筝等乐器的美妙声音,在溪水之畔,演绎的一场海丝码头厚重的历史与诗溪古老的文化抒写的乐曲。

“彩虹三道景如诗,山美诗溪纳秀姿;古渡艄公何处觅,乡村韵象几成斯。”我不知道此诗作者是谁,也不想去探讨诗的韵味,但我想我知道“彩虹三道”肯定是指横亘在诗溪、东溪之上的柏斯大桥、港龙大桥、诗霞大桥,这三座由港菲同胞捐建的大桥,既连接着诗溪两岸三地,也连接着海外侨胞的心!

 

临别时,我听到一则好消息,香港柏斯集团拟在家乡诗南投资兴建一个集音乐人才培训、音乐器械展览、休闲旅游渡假为一体的项目,并已列入二溪一湾生态综合整治工程。诗南在变,变的是外貌;诗南没变,诗南人不忘初心,建设美好家园的决心没变。

我们从诗霞大桥离开诗南,我打开车窗,让诗溪的风装满车厢,诗溪的风有着醇厚的味道,值得久久品味!再看看东溪,浩浩溪水,激情澎湃,看得出有一股冲劲,绵长而强劲,流向远方。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