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散文随笔>>正文内容

我的英都尽是人间的烟火


作者:洪省治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9日
 

英都,对于你来说,可能是正月初九拔拔灯摄人心魄的繁闹,可能是开清大吏洪承畴一言难尽的是非功过,可能是秋水长天下素月孤舟的忠肝义胆,可能是落日余辉里宝湖岩的晚霞烟翠,也可能是舌尖上软糯香甜的麻舌,抑或是记忆里色味双绝的封猪脚……

很早就想为我深爱的英都写几段文字,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动笔才能准确表达我对她的情感。我不是游人,不能以旅客的姿态来描摹印象中的英都美景;我也不是骚人,没有史家的巨椽妙笔来抒写英都厚重深沉的历史文化;我更不是墨客,无法用一枝生花妙笔绘尽七岩八院翁山神韵。

很长时间以来,英都对于我来说,只是家乡而已。家,生我,养我,教育我,然后把我送出去的地方。我与她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是生命里割舍不断的姻缘,是梦里醒时庸碌平凡的现世安稳。许多年前,看到王邦尧女士写的一篇文章《英都这个小镇》,眼里眉心都顿时为之一亮,那么细腻恬淡的笔调,那么雅致安静的文字,那么饱满富足的情思,生生把我惹出一地柔肠百转的哀婉情绪来。她笔下的英都像伫立在旧时光里的美人,蒲扇轻摇,温温款款向我走来。我总觉得英都的味道已被她写尽了,再难有一段文字能超越。

英都的名气已然越来越大了,走出了泉州,走出了福建,央视来了,凤凰卫视来了,各路作家、书家、摄影家都来了,奔着正月时节拔拔灯的热闹喧哗,奔着纪念馆里历史人的昔日荣光,或许还奔着七岩八院的历史传说……我总觉得此时的英都更像个庞大的舞台,各色人等粉墨登场,灿灿然把英都挤出一个热闹、喧哗而富足的天地。我竟在这样奇妙的幻境里觉出一丝陌生与困惑。

我的英都不繁华。

她是田野草垛上升腾的一缕灰烟,裹挟着泥土和杂草的芳香浸漫我少时的记忆。

她是沟涧草丛里盛开的一树野草莓,盛开在母亲下地归来时插在斗笠上的一抹焰红。

她是冬日暖阳下追逐奔跑的一群少年,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没心没肺的嬉戏耍闹。

她是翁山之巅缓缓吹来的夏日凉风,是英溪水里浅浅荡漾的鳞鳞金光,是与小伙伴们在古迹山上探寻石岩踪迹的鲁莽,是与母亲和外婆在英溪石缝里摸田螺的喜悦……

时间抽走我少年的容颜,却沉淀出一坛久经发酵的故事。翁山苍翠沉稳,英溪清澈浩淼,那些故事,在英都的蓝天碧水里绵延成一生一世永不磨灭的记忆。

我家在石山村山尾(美)后,单看这地名,确有那么点穷乡僻壤闭塞荒凉之感。其实距离镇区菜市场也就两公里路程而已。小时候,镇里没有水泥路,通往镇区的路,晴天尘土飞扬,大家总戏称“英国首都”,雨天一路泥泞,成了名符其实的“印尼”。也因此,这两公里的路程,对我们来说往往可望而不可及。最最盼望的是农历逢四、逢九的日子——“圩日”,五天一次的赶集日,简直是宗教般的节日,最喜欢母亲说:明天我带你们去英圩埔。过节般的喜悦立马能让我们雀跃起来,兴奋一宿。

还保留着“圩日”习惯的乡镇已经不多了,我很庆幸,我的英都在商品买卖已然电子化的今天依然延续着这份世俗的喧哗与热闹。它与贫穷无关,却让英都漂泊在外的游子一旦归来就能嗅出家乡的味道。交通如此便利的今天,综合超市里各色商品几乎都能买到,可是那怎能替代这淳朴而古老的赶圩民风呢?“香蕉三斤五块,桃子三斤10块,便宜卖啦,欢迎选购。”“样样九块,一样不留,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新鲜出炉的包子,快来尝尝鲜欸。”……街道两旁堆满各色商品,吃的、穿的、用的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无所不有,叫卖声、砍价声、谈话声、喇叭声混成一片,传统与现代,古朴与繁华汇聚成一曲浓郁的乡村交响乐。我喜欢在这样的喧哗里触摸家乡的脉搏,买一块刚出锅的满煎堆,或持一串裹满糖浆的“油甘枝”,悠悠然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旁若无人地边走边啃,东看看西瞧瞧,从莲花香饭店旁的斜坡往下走,走过水果摊,走过老菜市场,再沿金英街一路前行,在摩肩接踵人声鼎沸的圩日里细细品尝这人间的烟火。如果喜欢,可以拐进老菜市场东南角,在东火咸水鸭对面的油条摊前坐下,要一杯滚烫的豆浆,两根冒着热气的油条,让油条的香浸润豆浆的甜,时光便透着软糯的气息从眼前弥漫开来,味蕾里全是醇厚的、家的味道。堂妹离开家乡二十年了,每次回娘家总还念念不忘,要到这老菜市场吃一根油条,喝一杯豆浆。你千万不要嫌弃它条件简陋呀,那是无论漂泊多远都拉扯不断的牵挂与熟悉,华堂珍馐,再高档名贵都抵不过这一块钱的现世温暖。

其实,更多的时候,家乡是寂寞的。撇开镇区日常的繁闹,如果你到周边的村落走一走,杏塘,紫山或者坂头、仕林……你会惊讶于乡村的安宁与寂寞。出门在外的人越来越多,几乎看不到追逐嬉戏的小孩子,许多村级的小学被合并了,空荡荡的校舍里,空显一地寂寞与荒凉。村里可见的年轻人越来越少,留守在家的大多是中老年人。我特别害怕这样的寂寞和冷清,也因此,我特别迷恋英都那些充满世俗味道的“节日”,比如——佛生日,小时候都称“佛公生”。

生活在泉州的人对于这样的日子大抵都不会陌生。搭台唱戏、祭拜佛祖、宴请亲友,其热闹不亚于春节。而我之所以特别迷恋这样的节日,是因为这是除了春节之外,亲戚们最容易团聚的日子。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关于佛生日的文化也发生了一些演变,许多地方把佛生日当作一种陋习,有大破陈规之势,甚至出现政府或村民组织出面干预的情景。我很欣慰,我的英都至今还保留着这种充满人情味的习俗。

物质已经足够丰盈的今天,吃什么已然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联络亲朋情感的好机会。闽南有句俗语:一代亲,两代表,三代断了了。亲戚之间平时各忙各的,走动并不勤快。如果没有足以维系情感的纽带,不过三代人,血脉亲情也就慢慢淡了,甚至断了。而佛生日的互相宴请,恰恰成了联络亲戚情感的最好时机。以前,佛生日的宴席大多自己准备,佛生日前几天,家家户户就忙开了,泡笋干、炸鸡卷、蒸芋丸、杀鸡鸭……一走近村落,浓郁的油炸香味便从左邻右舍轻飘飘氤氲而来,空气中充满了喜庆的气氛。宫庙前铿铿锵锵的锣鼓声奏响了庆祝佛生日的序曲,“师公”咿咿呀呀的唱腔神秘而庄严,佛如隔世的音符,温温润润地在尘世的喧嚣里缓缓流淌。我喜欢这种带着宗教般神秘色彩的虔诚与欢欣,世俗的信仰充满人间的烟火,生活的味道里多了一份久违的温暖。多久没坐在一起吃饭了,煮一盘卤面,炸几条鸡卷,泡一盆香菇菜花丸子汤呀,热热闹闹的宴席就拉开了,最好不要珍馐美馔,不要划猜竞酒呀,唠嗑唠嗑家长,发泄发泄不满,谁家的小孩子考上大学了,谁家的儿子结婚生子了,厦门的房价又涨了,出门的道路更堵了……话里话外,都是日常的琐碎。碎碎念的絮叨里,时光恍惚,岁月轻摇,轻盈地就滑过了一秋的寂寞。生生不息的轮回里,人间的烟火如晨曦微光,缓慢而执著地煮沸了一生一世的温暖与光明。在这样的烟火里,我总能觉出富足而踏实的现世安稳。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人间的烟火里淙淙流淌。年年岁岁,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年轮缓缓驶过,留一地深深浅浅的轨迹。当繁芜洗尽,是否,那些关于英都的记忆依然会在褪尽铅华的隘口,暖暖地浸润我生命的每一寸时光?

我喜欢这样的英都。有惬意的满足,散淡的闲适,也有凡世的喧嚣,生活的烟火。晨曦微露时,雾蔼炊烟拉开生活的序曲,在古竹岩晨钟暮的昭示里,在乡亲们躬耕南亩的勤劳里,一天就这样盈盈滑过我的眼眸。清明节的松糕香呀,五月节的粽子糯,春节的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宫庙的殿堂里缭绕的沉香浓呀……这样的世俗,是我念念不忘的初衷,也是我最纯粹的信仰。

我的英都,充满人间的烟火。

作者简介

洪省治

泉州作家协会会员,《南安文学》编辑,偶有作品散见于报刊,现供职于人大机关。混迹圈子多年,至今无所建树。修行的道路很长,我依然在努力。

洪宗洲

福建省青年摄影协会会长,泉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泉州市文化名家,国家高级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海峽摄影时报社常务副社长,华光摄影学院客座教授,海峡摄影学校副校长,上邦国际摄影俱乐部顾问,南广公益基金创始人,福建省摄影家协会成立50周年优秀摄影工作者。行摄世界60多个国家,曾远征南极北极,300多件作品在全国及国际大展大赛中入选获奖,荣获第三届全国人才新闻大赛一等奖、国际金奖。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