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艺术>> 民间艺术>>正文内容

佛装:巧手织锦绣匠心制佛衣


作者:齐玲玲 李想 来源:海丝商报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1日
 

在闽南地区,每到盛大节日,庙会出巡的“神像”“佛像”总会引来路人的啧啧称奇,尤为引人注意的便是穿在神灵上的那些衣服,流光溢金、栩栩如生。别看这小小的一件佛装,它的制作过程甚为烦琐,十分考验老手艺者的功底。

在南安市洪梅镇新林村就隐藏着一位佛衣界的翘楚,他叫陈进胜,坚守佛衣制作已有25年了。今日,就让我们跟着陈师傅的脚步,一同来领略佛衣的独特魅力,共同探寻这项渐行渐远的技艺。           

采访当日,天空飘着蒙蒙细雨,为这个隐藏在山间的乡村平添了一抹清丽。“佛装是一项十分复杂的技艺,每道工序都需要有人亲力亲为。”恰逢周末,厂里的人并不多,陈进胜带领记者参观了工厂。不过,工厂一角的一座大型机器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咦!怎么会有机器,不是说纯手工制作吗?”

“这是制作佛衣纸帽的首道工序,前几年,纸板画样切割一直都是手工完成,由于工序烦琐,费时费力,工人也都不愿意做这道工序,导致制作进度缓慢。”陈进胜告诉记者,为了改进这项技术,他三次前往深圳考察,最终引进这台激光机。“平常完成一幅纸板画样切割要半天时间,现在有了这个‘大家伙’,只要20分钟就好,在效率方面提升了40%,而且比手工制作更为精确。”随后,记者看见了许多金灿灿的帽子部件,它们便是由刚才切割的纸板制作的,中间再用铁丝和牛皮胶粘合在一起,硬度就像金属一样。

兽用注射器勾画纸帽

记者继续参观着工厂,其中有个正在用兽用注射器勾画的少年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陈进胜随即拿起边上的兽用注射器,一边操作一边讲解:“这个过程是粉线,需要有一定的绘画功底,主要是体现纸板的立体感,但是因为比较没有力道,做出的成品立体感略差,所以就采用兽用针了。”陈进胜介绍,原来每个纸帽部件的组装方式是引进台湾人的方式,用铁线捆绑,但是显得十分凌乱而且不坚固,于是,他用小五金部件组装来取代台湾人的捆绑组装方式。“你看,如今的组装非常简单,将帽檐螺丝拧进去就行了,而且方便拆卸。”陈进胜边说边演示。

 (陈进胜在粉线)

“除了佛帽,佛装还有衣服,它就是闽南地区著名的金苍绣。”陈进胜说,服装刺绣最烦琐的部分就是在画纸上描花,这道工序用绣针一针一针刺向画纸,然后将印记粉刷在布料上,十分费时。后来,通过长期试验,陈进胜发明了电动针稿机,使整个制作进度大大提升。

九成工艺品销往台湾

参观完工厂,记者来到了陈进胜家中。在客厅里,记者看到了许多奖牌陈列其中,不乏“百花奖优秀奖”“上海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金奖”等权威奖项。看着这些奖项,陈进胜跟记者回忆起了一段记忆深刻的获奖经历。

2011年,工艺美术家大会,南安仅有3个作品选送参评,陈进胜十分兴奋地带着作品前往,结果却因书报不一落败,这使他十分不解,怎么会书报不一呢?不服气的陈进胜找到了评委,评委给出的结论是,你参评的帽子明明是金属制品,可你在材料中写的是纸制品。面对评委的质疑,陈进胜解释道,这本身就是进口纸,中间要加铁丝,用牛皮胶粘合在一起,硬度就像金属一样,加上外面刷了一层金箔,看起来与金属相似,但确是纸制品。无奈评委不信,当时陈进胜一气之下,拆了自己的参选作品,展示给评委看,这才消除了误会。

(陈进胜和“文王帽”成品,极具金属质感的“文王帽”,谁能看得出竟是纸片制作成的)

评选结果下来之后,陈进胜被评为福建省工艺美术员,“我们这一行,等级也很多,从工艺美术员到工艺美术师再到工艺美术大师。”陈进胜解释道。

这件事情的发生,激励了陈进胜带作品参选的决心,适逢2011年下半年,上海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开展,陈进胜带着自己的作品《关平》《国公帽》参展。“《关平》有3.8米高,十分显眼,每个进馆的人都争相合照,达数千人之多。在展会第四天,我的作品不负众望地获得了两枚金牌。”陈进胜骄傲地说,当时展厅中gong有4000多个作品前来参展,总共80块金牌,他就获得了两块。

陈进胜在上海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获奖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同行都劝他说,你现在有资格评福建省工艺美术师职称了,陈进胜只是笑笑说:“算了,我已经证明了自己。”后来,陈进胜还先后参加了数十个展会评选,几乎场场获奖,记者数了数陈列的奖牌,共有6枚金牌、5枚银牌和6枚铜牌,可谓收获颇丰。

如今,陈氏佛装凭借高超的技艺以及品质俱佳的口碑,产品颇受台湾、东南亚地区欢迎,“现在产品90%销往台湾,在老手艺市场萧条的情况下,有这样的销量,我感到挺欣慰的。”陈进胜喝了一口茶,颇为自豪。

(陈进胜和他三米余高“关平像”(此作品获得“第十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

佛装技艺通过南安非遗项目评审

与其他老手艺相同的是,陈氏佛装也是师从父辈。父亲陈日渊1957年进入泉州工艺美术厂,当时那里会聚了泉州顶尖的工艺大师。因悟性高、工艺出色,陈日渊被国家木偶大师江朝贤等人收为弟子。

陈进胜回忆道,从小父亲就拿着木偶人给他们兄弟三人讲故事,耳濡目染,1960年出生的陈进胜对手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别人家的孩子在外玩耍时,我当时就一根画笔、一把刻刀,开始跟着父亲学艺了。”陈进胜说,除了上学,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泡在父亲的作坊里。

“遗传了父亲的天赋,想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工艺美术大师。”18岁的陈进胜为寻找自己的出路,选择离家,“当时去广州做起了木雕工作,当时的技工十分吃香,收入也十分丰厚”。

直到1990年,父亲成立了工厂——艺苑新工艺厂,陈进胜放弃了高薪的工作,回家帮父亲打理工厂。如今,陈进胜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也继承了佛装衣钵,“大儿子比较擅长佛装纸帽的制作,而小儿子对金苍绣和木雕十分感兴趣,两个人总算是把佛装技艺传承下来了”。

老手艺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岌岌可危。陈进胜说,从艺至今,他收过10多个徒弟,但是佛装是一个多元化的技艺,涉及雕刻、油漆、刺绣、小五金等多项技艺,许多徒弟出师后,依旧没有办法独立办厂,而且传统技艺,纯手工制作,很难获得巨大利润,许多年轻人都对这项既辛苦又不赚钱的技艺不感兴趣,传承也就受到了限制。

2013年,佛装服饰技艺被确定为泉州市十大濒危艺种之一。考虑到长远的发展以及对技艺的传承与保护,今年,陈进胜申请南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如今已通过审批。这或许正是大多数老手艺者的心愿,希望手艺可以在保护中继续传承。(记者 齐玲玲 李想文/图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相关信息
推荐新闻
金英图片
热门新闻
闽南影视
视频新闻